当前位置:主页 > hg0088 > > hg0088.com:情已逝 分手闹剧愈演愈烈

hg0088.com:情已逝 分手闹剧愈演愈烈

来源:www.2kmm.com|2016-05-09 17:00|点击:
大概是天热的缘故,进入盛夏,总会莫名其妙地心烦气躁,因为一点小事就能气闷好几天。虽然古人早就充满睿智地告诉我们:心静自然凉。但在这个世界上,爱钻牛角尖的人仍然大有人在。 宁婕是个很普通的女人,普通得就像我们身边的同事、邻居。没有苗条的身材,

大概是天热的缘故,进入盛夏,总会莫名其妙地心烦气躁,因为一点小事就能气闷好几天。虽然古人早就充满睿智地告诉我们:心静自然凉。但在这个世界上,爱钻牛角尖的人仍然大有人在。

  宁婕是个很普通的女人,普通得就像我们身边的同事、邻居。没有苗条的身材,没有刻意修饰的容貌,也没有值得炫耀的财富,唯一让她不那么普通的就是一段婚外情。而正是这段婚外情,让坐在我面前的她心神不宁。

  宁婕的思绪很烦乱。尽管室内开着冷气,她还是用纸巾不停地擦着额头上的汗。一切,还要从两年前的夏天说起。

  两年前,我认识了一个男人。他和我年纪差不多,是个挺沉稳的人,看上去忠厚、诚实,不像个靠不住的人。

  刚认识的时候,我没有任何私心杂念,只是当做一个朋友。但他经常给我打电话,一来二去,我从他的话音里就听出了不一样的意思。当时,我已经36岁了,早已不是容易冲动的年纪,我一直以为,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波澜,没想到,这个男人却不由分说地闯进了我的心。

  有那么一段时间,我和他总在电话里聊天,不记得都说过些什么了,只记得两人总有说不完的话,直到电话热得烫手,还舍不得挂。偶尔,我们也会在一起吃饭、散步,享受工作和生活之余难得的悠闲和乐趣。即使在那个时候,我对身边这个男人也没有太多的奢望,并没想过有一天,自己和他之间会发生不一样的故事。

  那年夏天的一个晚上,我出门办事,回来时刚好路过他家附近。我从那里下了公交车。那天的天气很好,夏夜里有些清凉的微风,很适合散步。这时,我忽然想起了他,于是给他打了电话。凭良心说,打电话的时候,我真的没想什么,只是想和他在一起说说话,真的。

  我问他:“想不想出来走走?”

  他说:“不如你来我家坐坐吧。”

  于是我就去了。他爱人不在家,孩子睡了。我们在他的卧室里说话,说着说着,气氛就变了。他告诉我,他在两年前就认识我了,那时就在喜欢我,只是我不知道而已。我的心一荡,不由得垂下头,说:“我现在知道了,也不晚。”他于是靠过来,抱住我,两人一起倒在了床上……

  有了这样的关系,我并不后悔。虽然我们都是有家的人,但我相信,我们彼此都付出了真心。

  他那时对我很好,总是想着我、惦记着我。每隔一两天,他就给我打电话,说他想我了,我们就找机会出去约会。和他在一起是我感到最幸福的时候。虽然他不会说甜言蜜语,也不会给我买礼物,但我能感觉到他是真的对我好。我不是个虚荣的女人,不图他什么,只要他心里有我,这就够了。

  他不只一次对我说:“我对你是真心的,既然有了你,从今以后,我就多了一份责任和牵挂。等将来孩子都大了,我们一定永远在一起。”

  同样的话我也说过。我们都是婚姻不幸福的人。我和我丈夫十几年来就像一个屋檐下的两个陌生人,要不是为了孩子,恐怕早就离婚了;他呢,和老婆的感情也不好,跟我一样,也是为了孩子才维持着婚姻。找到彼此之后,我们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将来有一天能光明正大地守在一起。

  正因为他对我说了那么多真心的话,又给了我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,我才决定好好对他,像妻子对待丈夫那样毫无保留。如果当初他就告诉我,这一切只是一场游戏,那我绝不会一头扎进去的,因为我玩不起。

  宁婕说,自己不是个传统的女人,不然不会发生婚外情;但自己也不是个随随便便的女人,既然跟了他,就希望他能把自己完整地装在心里。

  我和他的感情在最初的几个月里一直发展得很好。开始是他总给我打电话,后来就换成我总给他打。那时候,我们都有一种恋爱的感觉,而女人,对恋爱总是充满幻想和期待的。我希望能经常看见他,知道他每天在做什么、有什么变化,每次打电话,我都喜欢问问有关他和他老婆之间的事,不是为了要破坏他们,而是由于对他的爱,让我想要了解一切有关他的事。

  在我心里,他既然已经是我的男人了,我就要全心全意地对他,而他,也应该像他所说的那样,对我负起应有的责任。我觉得,这样的要求并不过分,但他却总是误会我的意思。

  第一次闹别扭是在那年冬天。因为一点小事,他10天都没给我打电话了,是我先沉不住气,主动给他打了电话,谁知他却关机了。我不停地拨他的手机号,怎么也拨不通。我害怕极了,没有他,我就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,没着没落的。我这才发现,自己真的已经离不开他了!

  无奈之下,只好往他单位打了个电话,只说是他的一个朋友,找他有点事。他接了电话,一听是我,当时就急了,怪我不该把电话打到他单位里去。我委屈地对他说:“我不也是没办法吗?你那么多天不给我打电话,我又找不到你,总不能去你家里找吧?”他怕吵起来影响不好,就没再说什么。

  这件事并没有影响我们之间的交往,感情仍然甜蜜多过烦恼。去年的三月份,我发现自己怀孕了。我肯定这个孩子不是我丈夫的,因为我们已经一年多没有过那种事了。化验结果出来后,我用手轻轻摸着腹部,不由地感到一阵伤感。为自己真正爱的男人生一个孩子,这是每个女人都情愿做的事,可这个孩子却注定不能被生下来。他来得太不是时候了。他只能在妈妈的肚子里待上两个月,然后就不得不永远消失。

  将要失去孩子的痛苦加深了我对他的依赖,在等待流产的日子里,我多么希望他能多陪陪我啊。可是,约会的次数却并没有因此而增多。

  有一天,我和他定好了约会的时间和地点,我只不过比他晚到了一会儿,他却没有等我,自己走了。我四处找不到人,又不知他去了哪里,打电话他却关机。我又着急又生气,更担心他出了什么事。直到晚上9点,他还是关着手机。我实在没辙了,就大着胆子给他家里打了电话,是他老婆接的,说他还没回家。但我不信。他肯定在家,就是故意在躲我。挂了电话,我直奔他家,“当当当”一敲门,开门的果然是他。

  他显然没想到是我,有些发愣。我趁机编了个理由,说有事请他帮忙。他老婆没有疑心,他便只好跟着我走了出来。

  走到一个没人看见我们的地方,他的脸色已经一片铁青。我硬起心肠说:“你别怪我去你家找你,是你做得太过分了!既然约好了要见面,你为什么不等我?为什么关机?为什么明明在家却非说不在?”

  那是我们之间发生的第二次比较大的争吵。从那以后,我们之间的感情就再也没有平静过。

  “如果不是和他有过孩子,如果不是他打过我,也许,放手还会容易一些。”这是宁婕在讲述中不断重复的一句话。

  去年五月,他陪我去医院做了流产。送我回家时,他说:“你在家好好养身子,一个月以后咱们再见面。”我听了这话很生气。我已经是快40岁的女人了,硬生生从体内流掉了一个孩子,回到家还要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,不能休息、不能声张,受这么多苦还不是因为他,他怎么能说不见面就不见面呢?

  手术后的第三天,我就开始想他。我打电话说我想见他,他开始答应得好好的,后来又说有事,不能见我了。我问是什么事,他说他要和同事在一起聊天。我感到不可思议,我都已经这样了,他却还有心情和别人聊天?

  我执拗地说:“我会去等你的!”

  他不耐烦地说:“你愿意等那就等吧!”

  下了班,我直接去他单位等他。等了半天,他终于来了,旁边还有别的同事。见我真的来找他,而且还被自己的同事撞见了,他很恼火,把我拉到没人的地方,不由分说就把我好一顿数落。

  我委屈得直掉眼泪,哭着对他说:“我为了你都这样了,你却连个电话都不打。这种时候,我最需要的就是你的关心和安慰,可你是怎么对我的?”

  他气愤地说:“我对你还不够好吗?你跑到我家去找我,现在又到单位来找我,你这不是成心让我难堪吗?”

  我争辩说:“我又没在他们面前说什么,再说,我还不是被你逼得没办法?”

  他更生气了:“我逼你?是你逼我!你这是在逼我现在就离婚!”

  “我没有!”

  这一次见面不欢而散。我是哭着离开的,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身子太弱的缘故,走的时候,我只觉得脚下轻飘飘的,眼前一阵阵地发黑。

  虽然被他伤了心,可我还是止不住地想念他,一想到他是我那可怜孩子的父亲,我的心就酸酸地疼。这也是一种爱吧?

  过了几天,我们又见面了。两人一起吃了饭,还去附近的小花园里坐了坐,好得像又回到了最初的时候。可是临分手,因为一言不合,我和他又吵了起来。我认为他应该多顾念我一些,毕竟我为他付出了那么多,但他却觉得我对他的要求太多了。

  他摊开两手对我说:“我有家庭,怎么顾你?”

  我也急了,提高声音对他说:“你顾家庭是对的,可我也是真实存在的呀!你不能对我不管不顾,对我也要负起责任,至少要公平些!”

  我不知自己哪句话刺痛了他的神经,他竟然抬手狠狠扇了我一个耳光。捂着脸,我不敢相信地看着他。

  “你打我?我还在‘月子’里,你就这么打我?你对得起我吗?”

  我说着,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掉。他梗着脖子,气喘吁吁地说:“是你逼我的!我早就说过,等孩子大了,我会离婚的,可你现在就要逼我离婚!”

  “我没逼你离婚!我希望我们俩都能把各自的家庭搞好。但你也得让我平衡吧?我跟了你,不图钱、不图名分,只求你分点时间给我,这也过分吗?”

  我痛楚地看着他,他也一眨不眨地看着我。良久,他才沉沉地叹口气,再也不说话了。

  当一个人要逃开,另一个却竭力想要追赶,感情就成为一场耗费心神的拉力赛。而埋头追赶的宁婕,看不到这场比赛的终点。

  到现在我也想不明白,曾经那么好的两个人,山盟海誓过,肌肤相亲过,为什么感情说变就变了呢?以前他是那么在乎我,两天不见就要打电话,现在却推三阻四、能躲就躲,我要见他一面竟越来越难。即使好不容易见了面,也是无休止地争吵。

  他的抱怨越来越多,嫌我电话打得次数太多、时间太长,嫌我干涉他的地方太多,嫌我给他的压力太大……而我却有着更多的委屈,怪他不该只顾家庭却不顾及我的感受。我们的脾气都变得越来越坏,一句话不投机,就能引发一场战争,战争不断升级,最后变成了彼此伤害。

  有好几次,我们在深夜的街头剧烈争吵。我死死拉着他不让他走,他气急败坏,最后掏出手机打了110。警察对我们也无能为力,自己的问题只有自己才能解决。

  就这样吵吵闹闹地过了几个月,我们俩都身心疲惫。其实我根本不想伤害他,真的,我也从没想过要破坏什么,我只想能和他好好地走下去,一直走到我们能相守的那一天。为此,我还当着他的面写过保证书:保证以后少给他打电话,不再过问他的家事,不去单位找他,如有违反任他处置。最后一句是他加的,当时我没有反对,现在想想,自己在他眼里真是一钱不值!

  我以为,只要我顺着他,他就不会再躲着我了,可我还是错了。去年年底,我想见面,他找出各种理由不见,于是,我在他单位门口堵住了他。他正要和朋友出去,一看见我就把脸一沉,眉毛也竖了起来。眼看我俩又要吵起来,他的朋友急忙打圆场,叫上我一起去吃饭,我正憋着一肚子火,就跟着他们去了饭店。

  吃饭的时候,他一口接一口地喝着酒,用手扶着额头,不看我,也不和我说话。我也喝着闷酒,胸口像塞着一大包炸药,随时可能爆炸。他的两个朋友分别坐在我俩旁边,不知为什么,挨着我的那个人总在对我嬉皮笑脸、动手动脚,我强压火气,他却视而不见。就在我快要爆发的时候,挨着他的那个人把他拉走了,我起身要追,却被另一个人死死拦住。

  看着他头也不回地走了,我心里翻江倒海般地不是滋味。看来,他是真的不想要我了,眼看我被人欺负却一言不发,还把我丢给别人扬长而去,他还是人吗?不行,我不甘心!我不能让他像丢抹布似的把我丢开,我要找他说清楚!

  我掏出手机给他打电话,又是关机!他以为这样就能躲得开我吗?借着酒劲,我开始满大街找他,不知不觉,来到了他家楼下。已经是深夜了,我不由分说地跑到他家门前,用力拍门,听见他老婆在里面大声问:“是谁?”我刚刚鼓起的勇气忽然就不见了,转身跑下了楼。

  跌跌撞撞地刚走出不远,我就遇上了他。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,我放声大哭,为眼前这个让我又爱又恨的男人,也为我自己。

  分手的闹剧愈演愈烈。是自己真的要求太多,还是他从一开始就在欺骗自己?宁婕一时也说不清楚。

  过完年,他正式向我提出分手。我不能接受。两年的感情,两年的付出,怎么能说分手就分手呢?我要他给我一个充分的理由,他于是一一列举我的“劣迹”:电话打得太多,对他不信任,去他家和单位频繁找他,给他施加压力,逼他离婚。

  他说:“你总这样逼我,我只能和你分手。”

  但我不认为他说的这些理由值得让我们分开。我坚决不同意分手,希望和他好好谈谈。可我要么找不到他,要么约好了时间他却不来,让我一个人傻傻地空等。我只能再去他家找他,但他全家人都不在,我留纸条让他回电话,他也不回。他想用这种方法让我死心,却不知,女人一旦认了死理是不会轻易回头的。

  情人节那天,我终于拨通了他的电话,他接了。我正想和他理论,他在电话那端却哭了起来,说:“你这么逼我干什么呢?”那沉重的啜泣声让我忍不住心软起来,忽然间,我觉得再争什么都不重要了,我们付出这么多,不就为了两个人能好好的吗?这样闹来闹去,有什么意思呢?

  我是真的想和他像从前一样好好相处的。毕竟我们都是快40岁的人了,走到今天,不容易,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,却非要分手不可呢?然而,他却铁了心一定要分,几乎没有转圜的余地。

  一天,他来找我谈分手的事。我们在外面边走边谈,各自讲各自的理,谁也不肯让步。最后他急了,猛然用一只手掐住了我的脖子,另一只手没头没脑地打我,我的脸破了,血顺着嘴角留下来,脖子上也都是血痕,右腿膝盖被他踢得肿了起来,疼得不能走路。我瘫软在地上,大声哭骂着他,他却毫不留情地转身离去,把我孤零零地扔在那里,眼泪混杂着鲜血洒了一地……

  当我带着一身的伤回到家时,丈夫没有丝毫惊慌,只是冷冷地看了我一眼,说:“你离死不远了。”我绝望的心中只感到一片悲凉。

  抱着一线希望,我和他之间开始了漫长而艰难的“谈判”。我痛苦极了,看着眼前的他,这还是我当初深爱的男人吗?这还是那个抱着我海誓山盟的男人吗?我把自己的一颗心都交给了他,他却这样残酷地伤害我,让我怎么承受?

  我一遍遍地问他:“这到底是为什么?”

  他还是那句话:“是你对不起我,你做的那些事都是在逼我,你明知道我现在不能离婚,为什么还要逼我?”

  我说:“我做的是不对,可那都是被你逼的。你想想你是怎么对我的?你那么伤害我,对得起我吗?”

  我们两人都觉得自己委屈,谁也说服不了谁。他决意分手,而我坚决不肯。

  事到如今,我们的事也瞒不住了。身边为我好的人都在劝我,不要再和他纠缠下去了。他们说:“他从一开始就是骗你的,你难道还不明白吗?”可我就是不信。

  我也问过他,是不是一直都在骗我?从前说过的那些话,是不是都是假的?但他否认了。于是,我便宁愿相信他真的没有欺骗过我。

  我想,我们之间一定有很深的误会。是解不开的误会让我们的感情变了味道,也让我在这份感情里遍体鳞伤。我已无法全身而退。

  【后话】

  宁婕说,作为一个女人,她全身心地付出了两年,哭过、笑过,爱过、痛过,那一幕幕往事都像一道道过不去的坎,让她无论如何不能接受分手的事。

  她依然在做最后的努力,希望能解开两人的心结。如果真的不行,她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——和丈夫离婚,然后“去和他拼命”。用她自己的话说:“即使真的散了,也要讨个说法。”在她心里,似乎再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了。


版权声明:
1.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2.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。

相关图片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