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图说天下 > > 他们真是数典忘祖吗?解析缅甸华人弃汉改缅入籍

他们真是数典忘祖吗?解析缅甸华人弃汉改缅入籍

来源:www.2kmm.com|2016-03-31 12:20|点击:
2003年,勐稳白马族首领王国达(右) 来源:《海内与海外》 据美国之音3月28日的报道,缅甸移民局近日批准数万名华人加入缅甸国籍,并以缅族而非汉族拿到象征正式公民身份的粉卡。这一弃汉改缅的事件一经报道引发国内外争议,有评论认为这是把根、把华夏民族
2003年,勐稳白马族首领王国达(右) 来源:《海内与海外》
2003年,勐稳白马族首领王国达(右) 来源:《海内与海外》

 

  据美国之音3月28日的报道,缅甸移民局近日批准数万名华人加入缅甸国籍,并以“缅族”而非“汉族”拿到象征正式公民身份的粉卡。这一“弃汉改缅”的事件一经报道引发国内外争议,有评论认为这是把“根”、把华夏民族的痕迹都抹掉。

  但这支入籍的勐稳族真的是“数典忘祖”吗?搜狐国际采访多位研究缅甸华人的专家表示,勐稳族此次获得缅甸合法身份是“天经地义”、合情合理。事实上,这个民族世代生活在缅甸,除文化和血缘外与中国已无联系,却囿于本地对“外族”的敌意,始终没有获得法律承认的民族身份和公民证,在生活工作中遇到困境。此次入籍是勐稳族争取平等权利的成果,也是海外华人融入当地社会的榜样。

大勐宜地区大致位于掸邦北部腊戌与木姐之间的贵概一带 搜狐国际制图
大勐宜地区大致位于掸邦北部腊戌与木姐之间的贵概一带 搜狐国际制图


  生活在夹缝中的勐稳族

  勐稳族主要居住在缅甸掸邦北部大勐宜(又称勐稳)地区,在腊戌与木姐之间的贵概一带,临近中国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。习惯上以大勐宜为地名,以勐稳为民族名称。

  关于勐稳族来源的历史文献记载并不多,有说法称在18世纪中期,当时是中国清朝,这批华人就已经迁入缅甸。一位段姓土司(少数民族管理者)曾随缅甸国王征讨泰国,立下赫赫战功,获得缅甸王室的认可,被封为大勐宜世袭土司。勐稳土司虽然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,但在政治立场上始终站在“保皇”的一方,跟缅甸主流社会保持一致,得以保境安民,形成缅甸境内一个独特的汉民族分支。

  几百年来,勐稳族人在缅甸白手起家,世代生活于此。他们仍保留汉族习俗,过春节贴春联、挂孔子像、重视华文教育。“勐稳在文化的传承在某种程度上比南部仰光的华人还要好。”缅甸华裔、复旦大学社会学博士生亨凯告诉搜狐国际,他有亲戚朋友是勐稳族人。

  据亨凯介绍,目前居住在城市的勐稳人以经商贸易为生,生活在农村的仍以务农为主。勐稳族公认的具有传奇色彩的首领王国达,因在上世纪80年代率民团协助政府军与缅甸共产党作战,深得军方信任。王国达是大勐宜人民治安部队主席,也是勐稳帛玛民族文化总会主席,还是大勐宜集团公司的董事主席。该集团主要从事中缅经贸往来,据网络搜索信息,其曾与中国企业在建材、农业等领域广泛合作。

80年代的王国达夫妇 来源网络
80年代的王国达夫妇


  此外,勐稳族儿童坚持接受华文教育,部分还会到云南边境城市读书。60年代中期,奈温政府实行教育国有化,沉重打击了华文学校。据出生于缅甸的暨南大学教授林锡星的研究,如今华文教育缅甸北部比南部办得好,云南同胞比广东、福建热情高。但华文学校学籍不被政府承认,华文学校会错开公立学校上学时间,部分缅北华文学校由于缺乏师资只能开到高中。据亨凯介绍,他所知的一些生活在缅甸边境城市木姐的勐稳儿童,学习到一定程度后会被父母送到云南境内读书,读初中、高中、预科班的都有。

  勐稳人的归宿感已发生根本变化,与其寻求“落叶归根”,不如“落叶生根”,但民族属性划分成为长久以来的心结。勐稳人从“勐稳德佑”(缅语称华人为“德佑”),变为“勐稳白马”(或“帛玛”,缅族Burma的音译),苦苦寻求着民族身份上的认知和承认。

  从二等公民到真正的公民

  缅甸的身份证分为不同颜色以对公民进行区分,真正的缅甸公民可拿到粉色身份证(俗称“粉卡”),客籍公民拿蓝卡,归化公民拿绿卡,外侨登记证(非公民证)为白卡。此外,缅甸身份证还还标出持卡人父亲姓名、民族、体质特征等信息,清晰显示持卡人法律地位及出身背景。

  由于缅甸当局从未将华人视作少数民族,早前的勐稳人拿着象征“二等公民”的白卡,在教育、购房、出行等方面受到重重限制。王国达积极推动“勐稳德佑”成为“勐稳白马”,为勐稳人争取合法公民证粉卡。上世纪末,缅甸前领导人丹瑞曾口头指示移民局,给予勐稳人公民身份。

象征缅甸正式公民身份的“粉卡”
1
象征缅甸正式公民身份的“粉卡” [保存到相册]


  亨凯告诉搜狐国际,缅甸出入境与人口部对少数民族的身份管理很混乱,十年之前已经有勐稳人陆续以“勐稳白马”的民族身份获得粉卡,但也有人登记身份时填“勐稳德佑”,导致不同情况下获得的身份证不一样,此次所谓入籍便是勐稳向政府再次请求,确认民族身份。另一名长期报道缅甸新闻的记者告诉搜狐国际,当局近期也在为少数仍持白卡的勐稳人统一补齐换粉卡。

  但缅甸法律意义上承认的135个民族中仍不包括“勐稳白马”。亨凯认为,目前的新闻要点在于缅甸官方承认的民族是否可能由135个变为136个。这也是勐稳入籍一事触发缅甸国内一些反对声音的原因,他们认为勐稳是德佑,只会说德佑话,与缅族的文化也截然不同。

  这种反对声音源于“大缅族主义”对外族长久以来的敌意。缅甸华人在公民资格上的不平等待遇并非当局针对华人群体,而是针对包括印度人、孟加拉人在内的所有外来移民。长期研究缅甸华人公民资格的厦门大学教授范宏伟告诉搜狐国际,缅甸当权者对外来族群的不信任和防范源于长久以来的不安全感、危机感。1962年以后,缅甸由强烈的民族主义者、军人集团执政,对外来的威胁和内部的隐患很敏感。

2015年11月缅甸大选前夕,大勐稳地区曾经出现过一份为军方背景的巩发党拉选票的通知
1
2015年11月缅甸大选前夕,大勐稳地区曾经出现过一份为军方背景的巩发党拉选票的通知 [保存到相册]


  而勐稳白马族获得缅甸公民证只是他们融入缅甸社会的第一步,争取自身的平等权益还依旧任重道远。获得粉卡不仅意味着勐稳人拥有选举权,推选代表自身权益的议员政客,还可以参政议政。据亨凯介绍,自从缅甸2010年民主改革后,勐稳人就已经准备好组建政党参政,只不过民族问题成为一道障碍。

  (本文参考学术论文:范宏伟《浅析缅甸华人的公民资格问题》、林锡星《缅甸华人与当地民族关系研究》、卢光盛《缅甸华人:概况和特点》等)


版权声明:
1.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2.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。

相关图片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