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外围投注 > > 百日结案4.5万余件河南三级法院治“老赖”调查

百日结案4.5万余件河南三级法院治“老赖”调查

来源:www.2kmm.com|2016-12-23 13:23|点击:
12月13日,兰考县法院与县公安局联合捕获拒执犯罪嫌疑人。 前不久,中办国办印发的《关于加快推进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、警示和惩戒机制建设的意见》,紧紧围绕建立健全联合惩戒机制,规定了11类37项联合惩戒措施。 就差一丁点,刘浩东的命几乎不保。 正说着

12月13日,兰考县法院与县公安局联合捕获拒执犯罪嫌疑人。

  前不久,中办国办印发的《关于加快推进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、警示和惩戒机制建设的意见》,紧紧围绕建立健全联合惩戒机制,规定了11类37项联合惩戒措施。

  就差一丁点,刘浩东的命几乎不保。

  正说着话,被执行人朱某打开桶盖,冲着刘浩东就泼。紧接着,朱某摸出打火机。幸好刘浩东鼻子灵,瞬间就闻到了汽油味。一个箭步跨上去,刘浩东摁住对方,才避免了一次恶性事件。

  今年30岁的刘浩东,是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法院执行局干警。自打第一次外出执行案件,冷眼、辱骂甚至殴打,刘浩东早已司空见惯。可这次泼汽油事件,虽然过去好一阵子,还是让他心有余悸。

  每位执行法官或干警,几乎都有与刘浩东类似的经历。而这些,不过是执行难的一个缩影。

  但再难,问题总要解决。今年的《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》明确提出:“用两到三年时间,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。”

  有了时间表,更要有路线图。执行难由来已久,如沉疴顽疾,成因复杂。能否开好药方,如期完成任务?能否祛除病根,真正建立起长效机制?

  今年5月,河南三级法院向执行难宣战,自9月1日至12月10日开展“百日执行风暴”,执结各类案件4.5万余件。对处于执行一线的基层法院,这无疑是一场硬仗,需要勇气,也需要智慧。

  案多人少咋办?

  “‘有帅无兵’活难干,再这么下去,我也得辞职”

  朱某见到刘浩东一行,为啥激动?两年前,朱某的儿子离婚,双方达成协议:共有的门面房给男方;男方向女方支付70万元。离婚后,朱某一家赖账,占了房不出钱。2015年,女方到郑州市金水区法院立案,申请强制执行。法院依法拍卖该房,限期腾空。11月18日,公告期限已到,朱某拒不腾房,还试图纵火抗拒。

  “一线干警不仅加班多,在执行过程中,被人用嘴咬、拿菜刀威胁的,也没少见。”回想3年来的执行工作,刘浩东有点后怕。

  风险大,责任更大。刘浩东的同事张良,担任金水区法院“执行长”,今年新收1000多件案子,几乎每天接待30多名当事人,还要接上100多个电话。每一个案件从法律文书到具体执行,不容丝毫差错。

  在不少基层法院,每名执行法官一年承办案件至少上百起,干活的不过几个人。信阳市浉河区法院今年新收1600起执行案件,执行局只有8人在办案,执结率仅40%。局长累病辞了职。新任执行局负责人夏其伦感叹:“‘有帅无兵’活难干,再这么下去,我也得辞职。”

  过去,有些人认为,执行是“粗人干的活儿”,只要“膀大腰圆,敢打能冲”就行,不少法院领导因此对执行工作不够重视,常把驾驶员、炊事员、通信员等派往执行局。

  “现在案件更复杂,办案更规范,对执行干警的素质要求高。”南阳市社旗县法院副院长徐超说,该院执行局有21人,能办案的也就八九人。由于工作忙、待遇低,优秀的都想出去。今年,适逢法官员额制改革,法院配给执行局的法官员额少,3名业务骨干考到其他庭室。

  案多人少,执行人员疲于应付,如何避免消极执行、选择性执行?

  今年5月,河南召开向执行难宣战誓师大会。三级法院一把手层层签订军令状,不能如期完成任务将自请辞职,不愿辞职的责令辞职。全省法院执行部门新增315人,新调配执行局长20人,配备556台执行专用警车、35架无人机。“今年我们调整了执行局长,增设执行局政委。通过竞争上岗,更新半数人员。人财物向执行倾斜。”金水区法院院长杨发群说。

  法院执行力量分散,如何攥紧拳头?河南163个基层法院执行局全部加挂中院执行分局牌子,实行“两块牌子、一套人马”。商丘中院作为试点,出台23项工作制度,强化统一管理。所有执行案件由中院统一登记分配、统一办案标准、统一调配力量,每年对执行干警进行业务考核,不合格的一律调整岗位。

  今年以来,河南法院新收执行案件27.89万件,旧存3.68万件,共执结20.38万件,执结标的达540亿元。全省已有21.8万名“老赖”被纳入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,3.6万余人迫于压力主动履行了义务。全省法院共审结拒执犯罪公诉、自诉案件684件,共判处拒执“老赖”468人,数量居全国法院第一位。

  “执行风暴之后,要形成打击‘老赖’的长效机制,关键还在领导持续重视。”河南高院执行局长周明杰说。

  乱执行咋管?

  既“分段执行”,又分清责任,“操作信息全程留痕,压缩了腐败空间”

  前不久,踏着河南今冬第一场雪,记者跟随许昌市襄城县执行法官岳豪远、朱德恩,前往银行查账。银行办事人员核对证件后,查询、打印账户明细,用时20分钟。岳豪远、朱德恩所做的工作,是“分段执行”的第二步。接下来,此案将移交打击拒执组。

  在执行案件“一人包办”的模式下,执行人员权力集中,缺乏监督。是秉公执法,还是办人情案、金钱案,很大程度凭良心。自去年开始,河南法院探索“分段执行”,解决效率低、乱执行问题。襄城县法院是试点之一。在该院,执行局分为“一科五组”,即综合科、预执行组、执行实施组、财产处置组、打击拒执组、终结组。

  申请人到襄城县法院立案。案件先由综合科收取、审查、分配、保全;其次,由预执行组找人寻财,对财产划拨、查封、冻结;接着执行实施组负责传唤、司法拘留、罚款、限制高消费等;财产处置组负责财产评估、网上拍卖;打击拒执组负责打击拒执犯罪;最后是终结组负责执行异议审查、结案、归档。每段耗时10天以内,最多不超30天。

  分段后,如何管理案件?襄城县法院对每段实行“六定”:定职责、定期限、定标准、定人员、定流转、定追责。“各段相互监督,案件能否结案,由终结组决定。”该院院长秦学海说,从2015年实行“分段执行”到今年10月,案件执结率达82.4%。执行异议由20%降为0,信访案件减少一半以上。

  运行中,“分段执行”也暴露出问题。比如,“分段”之后,各段会不会推诿扯皮?申请人想了解案件,又该找谁?对此,焦作中院探索时,实行“分段执行与承办人结合”。郑州市金水区法院探索“流水线+执行长+模块式”:案件负责人均为“执行长”;案件在内网分阶段、按时限运行,随时可查;另成立查控组、快执组、财产处置组、强执组“四模块”,配合“执行长”。每个案件既在各环节分工协作,又有明确责任人。

  执行案款管理腐败易发。在郑州高新区法院,记者看到,法官电脑中有明晰的案件执行流程。高新区法院自行研发一套案款流转监管系统,可自动为每个案件生成二维码,提供独立的明细账管理,实现“一案、一款、一码”监管。

  “操作信息全程留痕,压缩了腐败空间。”郑州高新区法院院长靳四梅说,但是信息化建设在大部分基层法院仍是短板,即使在高新区法院,执行案件信息化也仅限于内部,法院之间、法院与协助执行部门之间的信息联通仍有待加强。

  安阳中院执行局长王新芳建议,各地探索“分段执行”之后,亟待统一执行流程、规范。“尽快建立各级法院统一的一体化执行案件平台及节点管理系统,形成执行法院、上级法院、当事人对执行案件多位一体的监督。”

  外界干扰咋整?

  异地执行让干警放下包袱,但不宜“一刀切”

  “告吧,告到哪儿,也是没钱!”禹州市某镇综治办副主任乔某的一句话,惹恼了冀国利。

  2010年,冀国利借给了乔某16万元。刚开始,乔某按月付息。2年后,利息没了,本钱眼瞅着也要打水漂。冀国利急了,去要“保命钱”,答复却是:“投资煤矿,赔了。”

  “俺倒要看看,你作为机关工作人员,欠债还不还?”冀国利决定去告状。结果他拿到了胜诉判决,还是拿不到钱。

  2016年2月,河南高院实施执行案件异地管辖改革。许昌中院将6个基层法院执行局分成3组。禹州法院和长葛法院结对子,互办执行案件。得知此事,冀国利直接到长葛立案。

  11月16日凌晨5点,长葛市法院干警赶到禹州,拘留乔某。没过48小时,乔某的亲属就如数还款。

  人情干扰、地方保护是困扰法院执行的“老大难”。一些地方党政机关、名人名企为被执行人的案件,当地法院不敢、不便采取强制措施;个别地方领导乱打招呼,让执行干警背上思想包袱。异地执行后,法官增加了办案底气。不少被执行人一听说异地执行,主动履行义务。

  异地办案也有不便之处。“到外地执行,口音不对、道路不熟,还大幅增加执行费用。”焦作温县法院综合科副科长王瑞峰说,个别案件因无法及时查控,申请人抱怨;一些信访案件容易导致审理法院与执行法院责任不清。

  焦作中院院长李玉杰说,改革一开始,河南要求除婚姻家庭、赡养、抚养、继承及小标的案件外,一律异地执行。试点取得效果后,异地执行保持不变,但法院不再“一刀切”:小额诉讼案件、家事纠纷案件,以及非诉行政执行案件、刑事涉财产部分执行案件等,一般由原管辖法院管辖。

  结对法院互相帮助,提供办公用房、设备,代收立案材料,提高了工作效率,减少了当事人麻烦。法院配备执行联络员,协助异地法院寻找被执行人、办理查控手续。在紧急情况下,被执行人和财产所在地法院先行查控财产,执行法院及时跟进。同时,通过量化考核解决异地管辖后信访责任划分问题;加强与异地公安协调,保证异地执行效果。目前,河南法院异地执行案件8000余件,执结4200多件,平均执行周期45天。

  

  “单打独斗”咋解?

  多方联动,消除壁垒,“把查控网、征信网织得更大更密”

  警笛刺破雨夹雪的冬夜,50多名干警在商丘市柘城县法院迅速集结。

  “恶劣天气,正是考验战斗力的时刻。出发!”做了简单的战前动员后,柘城县法院院长张书勤带领干警消失在夜幕里。

  行进中,一位干警向记者解释深夜行动的原因:“老赖”很狡猾,早出晚归刻意躲避。我们摸索出了规律——早上堵被窝、中午堵酒桌、晚上堵牌桌。今晚是雨雪天气,成功率高。

  前三个地方放了“空炮”。

  “扑空是常态,去下一个目标。”张书勤说,单靠法院,很难掌握被执行人行踪。为此,柘城法院与县公安局联合制定《执行联动机制的暂行办法》,规定协助范围包括:查控被执行人、查封车辆等,打击拒执行为。

  21时18分,第五个抓捕点。柘城县骨伤医院对面的居民区内,一幢3层别墅门口停放着两辆豪车。一阵敲门声后,屋内传来两名女子的声音。法官亮明身份,女子仍不开门。3名法警破门而入。

  21时35分,法警在三楼的箱子堆里,发现被执行人,强制带走。

  100分钟内,两名“老赖”被抓,一人妨碍公务被控制。当夜,这三人被依法拘留。15日内,如果不能还款,两名“老赖”可能因涉嫌拒执罪被刑拘。

  “老赖”人人喊打。但在实践中,并非每个基层法院都能与公安、检察部门高度“粘合”。尤其在农村,解决“人难找、财难寻”问题,需要公安机关鼎力配合。在办理公诉案件中,对犯罪构成要件的理解也不尽相同。

  在一起案件中,被执行人张某承诺偿还债务,要求自行拍卖法院已冻结的两套房产。法院解封后,张某却将卖房所得用于偿还其他债务。法院认为,张某构成拒执罪。检察机关却认为,“在法院起诉的债务并不优先于其他债务”,做出不批捕、不起诉的决定。

  如何达成共识,提高办案效率?柘城县公安局法制科副科长胡宁介绍,该县公检法设立联席会议,针对争议案件专题研究,尽可能达成一致。

  与法院一样,公安和检察机关同样案多人少。如何激发公安和检察机关积极性?河南省公检法联合出台暂行规定,对拒不执行判决、裁定刑事案件进行细化分工。凡消极履行法定职责,造成严重后果的,应当依法依纪追究责任。“执行风暴”100天内,全省司法拘留8373人,罚款439万元,追究刑事责任1240案。

  打破部门壁垒,才能形成打击“老赖”合力。河南法院已与21家全国性商业银行、154家地方性商业银行,以及国土住建部门联网,开展网络查控。然而,在不少法官眼中,司法联动、部门联动仍需顶层设计,形成长效机制。

  安阳中院院长程慎生认为,法院与相关部门的信息共享非常重要,比如利用公安信息系统,更容易找到被执行人。“法院与房产、土地等部门信息网需进一步对接,把查控网、征信网织得更大更密。”

  涉执信访咋理?

  区分执行难与“执行不能”,多元帮扶被执行人履行义务

  “每天一上班,申请人就堵门反映问题。直到晚上,才有时间写法律文书。”三门峡市渑池县法院执行二庭庭长赵小锁说。

  涉执信访高发,原因众多,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申请人不能区分执行难和“执行不能”。当法院穷尽查控手段,被执行人确无财产可供执行、丧失履行能力,属于“执行不能”。然而现实中,只要判决没有兑现,申请人就认为法院工作不力,上访甚至缠访、闹访。“法院说‘执行不能’,难道判决是一张白纸?”一名申请人情绪激动地说。

  从被执行人的角度看,亟须完善对“执行不能”的被执行人的多元救助机制。“通过司法救助、政府救助、保险公司介入、企业‘活查封’等手段,帮助其积极履行义务。”郑州市中院执行局长刘文斌说。

  在郑州市中原区采访,记者听到一个故事:几年前,陈某替兄借款42万元。没想到,哥哥“跑路”,债主堵门。申请人要求法院拍卖陈某唯一住房,否则上访。然而,这座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红砖房,住着陈某的老母亲和多年偏瘫的丈夫。

  申请人权利要维护,陈某一家生活困难,怎么办?中原区法院执行干警赵学福左右为难。他一边劝陈某履行义务,一边帮她找到了月工资3000多元的新工作,并申请到1万元司法救助,解决陈某搬家后一年的房租。赵学福的诚意打动了陈某。她拍卖房产,主动履行了义务。

  保险业介入,增强了社会救助力量。郑州市保险行业协会秘书长朱旗峰介绍,交通肇事、民生等案件涉及保险,难理赔,难执行。郑州高新区法院与协会联手,成立保险行业社会法庭。法院将部分涉保案件、标的额较小案件转到社会法庭。由经过遴选的人士担任社会法官,调解案件,当场裁决,由保险公司理赔申请人。

  如果被执行人是资不抵债的企业,又该怎么办?被执行人李某便是“活查封”的受益者。他经营一家超市,为扩大规模,多方借贷,欠下潘某104万元。判决执行时,超市评估价仅20万元,不足还债。在征得潘某同意的情况下,襄城县法院决定允许李某继续经营,分期还款。“要不是‘活查封’,我不可能还清借款本金,超市早就停业。”李某说。

  河南省高院院长张立勇说,从内部反对消极执行、选择性执行、乱执行,到外部反对干预执行,形成执行合力,化解涉执信访,河南争取用两年基本解决执行难。“这要依靠党委政府和人民群众的力量,依靠法律的力量,不断强化诚信意识,让失信被执行人寸步难行、无处逃遁。”


版权声明:
1.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2.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。

相关图片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