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真人博彩 > > 当你老了怎么养老?专家解析最新“国字头”养老意见

当你老了怎么养老?专家解析最新“国字头”养老意见

来源:www.2kmm.com|2016-12-26 12:56|点击:
中国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《关于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提升养老服务质量的若干意见》(下称意见),提出加快推进养老服务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到2020年,养老服务市场全面放开,供给结构更加合理。接受国是直通车采访的专家们认为,中国在养老领域正构筑一种公共
中国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《关于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提升养老服务质量的若干意见》(下称“意见”),提出加快推进养老服务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到2020年,养老服务市场全面放开,供给结构更加合理。接受国是直通车采访的专家们认为,中国在养老领域正构筑一种公共治理的新模式。
<a target='_blank'  data-cke-saved-href='http://www.chinanews.com/' href='http://www.chinanews.com/'>中新社</a>记者 张勇 摄
 

  黄石松 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

  养老市场不是要不要放开的问题,而是怎么放开的问题,是放开以后民间资本会不会进来,能不能持续经营的问题,也就是说放开后市场能不能激活,形成供需两旺的局面?放开以后会不会乱,能否形成统一透明、公平竞争、依法有序的市场格局?早些年一些地方政府也出台过放开养老市场的政策,但民间资本进入的积极性并不高,经营小、散、乱,一个根本原因是未富先老的国情,叠加近年来房价、地价和人工成本的快速上涨,导致养老服务成本和价格倒挂。因此,推动养老供给侧改革,切实降低成本、提高效率是必然选择。国务院文件牵住了这个牛鼻子,攻坚克难,有重点、有实招、行得通、立得住。要放开养老市场,但完全市场化也是行不通的,必须建立政府、市场、社会”你手牵我手、一起向前走”的公共治理模式。

  杜鹏 中国人民大学老年学研究所所长

  此举不仅巩固了现有的外资养老资源,也将进一步吸引更多的外资进入,而且民间资本和外资会带动整个养老市场活起来,继续完善中国社会养老体系建设。”

  杨燕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

  “养老钱”不一定都要政府出,养老院也不一定都要政府办,但是政府要管,需要有合理规划和政策支持。此外,养老、医养结合,核心是“照、护”二字。养老的核心是提供嵌入老年人身心、能够维护老年人健康生活和身体机能的服务,它可以来自专业机构、社区,也可以来自家庭,而政府必须把这个网络建起来,这是解决现实问题的蓝图。

  左美云 中国人民大学智慧养老研究所所长

  在智能产品服务养老产业的同时,还应关注老年人应用智能手机、网络的程度与积极养老之间的关系。“互联网+”养老不仅可以智慧“助老”,还能智慧“用老”。 让老人老有所为,将他们的知识通过智能设备进行代际转移,既养老又补充了劳动力资源,赋予老人社会价值,丰富晚年生活,提升老年人地位。

  王垚 万科集团旗下“万怡医养”董事长

  老人们不一定都要住进专业机构,还可以改造社区,让它更亲近老人,这样可以更好地呵护老年人的感情。特别是北京这样的城市,很多老小区,人口结构都在升级换代。家里面不仅面临着空巢老人要照顾,还面临在动态发展的社区,发展出亲情养老的关系是一种更好的养老。

  汪国成 原香港理工大学护理学院院长

  在养老市场的改革方面,香港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市场放开。但制度不完善,令谋私利者钻法律空隙,养老服务质量参差不齐,虐老事件频生。因此,近期香港政府积极研究推行对养老服务质管及监察措施,以保障长者利益,但举步维艰,已开放的市场,政府难以干预。养老服务,除了投入资源,还要培训专业人才。现在的人力市场,多单专业,形成医疗、养老服务分割隔离,成本高涨。要扩大培育跨专业养老服务员,为有需要长者提供一站式多元化服务,这样成本效益高,对长者来说更不会因太多医护人员照顾他而感觉混乱。

  刘挺军 泰康保险集团副总裁、泰康之家CEO

  未来必须把养老放在整个医疗保健系统中去看,但目前的支付体系,医保、养老金等还是碎片化割裂,各行其事,导致在预防、康复、护理上供给不足,医疗成本高涨,这些未来可用统一的保险和社会保障体系去增强。

  对企业而言,养老产业未来可能是个复杂的产业大集群,养老地产、社区医疗、网上医生、社区保险、甚至居家护理机器人都可能嵌入其中,用新的商业模式和科技手段弥补养老资源不均衡的现状,满足老年人的刚需。

  姚余栋 大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

  中国的养老产业现状并不“及格”,要让老年人实现“快乐养老”,养老金的“三个钱袋子”是支柱,但现状是“第一支柱养老金只能保障基本生活,第二支柱职业年金保障不足,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账户完全没做起来”。

  同时,大部分普通百姓还是走社区养老、居家养老和社区养老结合模式,国家和地方政府,不同的组织,对社区进行改建。

  李培林 中国社科院副院长、著名社会学家

  应当看到,在经济进入新常态,社会即将进入深度老龄化的时刻,养老保险制度负担加重,基金财务压力进一步显现,年金制度作为第二支柱,存在覆盖面窄、资产规模小的问题。“十三五”规划纲要提出“构建包括职业年金、企业年金和商业保险的多层次养老保险体系”,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在2017年要“推动养老保险制度改革,加快出台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方案”,这些都呼唤年金制度进一步深化改革。

  郑功成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

  老龄化的确给养老保险制度带来巨大挑战,但并非不可应对。养老保险制度是否可靠,不取决于一时一地之基金多寡,而取决于责任分担机制是否合理、取决于能否根据人口结构等变化对制度进行合理微调。我国5项社会保险基金累计结余5.9万亿元,其中养老保险基金累计节余约4万亿元。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还管理着约2万亿元战略储备基金。这些数据表明,养老保险基金状况良好。此外,我国还有2亿多青壮年劳动者应纳入基本养老保险,职工平均退休年龄54岁左右,第二、三层次养老保险发展空间巨大。这些因素对于养老保险制度可持续都非常有利。


版权声明:
1.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2.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。

相关图片

返回顶部